苏沐橙

这里南烟柒,叫南烟就好呀~
主要写全职的文,杂食向,大概什么cp都会有,如果我写了你不喜欢的,请自行跳过吧
封面和头像:@南央白衣

【百粉点梗/双叶】桃花源

*百粉点梗选择了 @附歌一曲万金安 点的双叶

*年下病娇叶秋X内心戏十足叶修

*一写短篇就放飞自我,本来想写暗黑向,最后写成了细思恐极的小故事

*本篇剧情迷幻,画风清奇,慎点!!

*脑洞来源《桃花源记》和B站一个《桃花源记》的水墨动画,OOC预警!!





(1)

我叫叶修。

常德武陵人。

毕业于武陵职业技术学院河流渔业资源管理专业。

简单来说,我是个捕鱼的。

曾经是,大概。



(2)

现在,我遇到了点事。

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希望有人可以借两百块助我打车回家,等我到家一定重金酬谢。

好吧,并不。

现在我的面前有一片桃花林。

这不是我第一次来到这里。

前天,我来到这里,觉得花挺好看,摘了一枝桃花走了。

昨天,我又来到这里,觉得草挺软,躺下去滚了两圈走了。

今天,我又双叒叕来到了这里。

这可能是命运的指引,我想。

这次,我决定走进去看看。



(3)

溪水尽头有条缝。

不是,是个狭窄的山洞口。

我探头看了一眼,尼玛有点黑。

还有点冷。

我还是回家吧。

一转头,身后居然有个人。

所以这鬼地方居然有人。

这人笑的不见眼也不见牙。

硬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这个表情“^_^”

我还是觉得有点冷。

“你好,你怎么不进去?”这个人说。

“我……”我还没说完。

然后他拽着我就往里走。



(4)

这个人说他叫喻文州。

所以说还是很奇怪这里为什么会有人。

我被他拉着走进了那个山洞。

真是诸事不宜。

今晚估计得晚点回去了,我想。

早知道今早出门前就该让村口的王半仙给我看看是不是不宜出门。

其实那个山洞没有想象的拥挤。

也没有想象的长。

反正没走多久,我就见到了洞口的光亮。

然后,我闻到一股浓郁的桃花香。



(5)

我现在一个人站在洞口前。

被桃花树包围不知所措。

那个突然出现的人又突然消失了。

真是奇怪。

前面似乎有个村子。

我走了过去,看到了对称的田地,对称的阡陌和对称的房屋。

对称到如果让我的邻居来看到,他一定会幸福的立即死去吧。

对了,我的邻居叫张新杰。



(6)

来来往往我看到不少人。

他们披着兽皮,茹毛饮血。

好吧,没有。

他们都是吃桃花,喝露水的小仙女。

好吧,也不是。

他们穿着前朝的衣服。

我看到一个穿蓝色衣服的老大爷在逗弄一个熊孩子。

正在栽花的妹子们很好看。

正在种地的汉子们也很好看。

我的到来让他们惊讶的看着我。

可能是被我的美貌震撼了吧。

直到我看到了他们的村长。



(7)

村长后面的保镖特别凶。

看的我只想转身走人。

但最终还是村长的脸面吸引了我的注意。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和我一样美貌的人!

不对。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和我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村长似乎也很惊讶。

“你好,我叫叶秋。”村长说。

“那巧了!”我说。

“你也叫叶秋?”

“我叫叶修。”

村长是个看起来很有书卷气的人。

笑起来也温和好看。

他看见我虽然惊讶了一下,但也没有把我晾在一边太久。

他还热情的请我留下来吃饭。



(8)

席上,我听说这村长确实读过很多书。

“没想到这里这么闭塞的地方居然有书流通吗?”

“当然,我们还普及了九年义务教育。”叶秋自豪的说。

叶秋给我普及了他们村的人口情况。

语气严谨的像是人口普查。

今早来时我看到的那个老人叫魏琛;

那个熊孩子是他的孙子卢瀚文;

种花的妹子们分别叫苏沐橙,楚云秀和张佳乐;

不对,张佳乐是汉子;

种地的汉子们分别是周泽楷,江波涛和孙翔;

村长的保镖叫做韩文清,据说以前是干城管的。

“那那个带我进来,笑的很好看的汉子是谁?”我问。

“嗯?”叶秋疑惑。

“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啊。”

最后,村长笑着留我过夜。

以及,最后他的笑让我不寒而栗。



(9)

最终我留了下来过夜。

晚上,我刚把床头的烛火熄灭了,就见叶秋又端着一盏灯走进来。

“叶兄要睡了?”他问。

“嗯。”我答。

“晚安。”

然后他执起我的手亲了一下,端着灯走了。

独留我一人在黑暗里懵逼。

这是什么情况?



(10)

“你……你你你……昨晚……”我不知道怎么问他。

“哦,那个是这的礼节。”叶秋说。

“作为回礼你也应该亲回来。”

他说的一本正经,我听的一头雾水。

我觉得我被骗了。

“叶兄,你看我们长的如此相似,年龄相近,不如你我就拜为兄弟如何?”叶秋向我邀请到。

话题转换太快让我很不想说话。

叶秋拉着我跪在村口的桃花树下。

然后我成了他哥。



(11)

我又留了几晚。

每晚,叶秋都会跑来我房间执起我的手亲吻一下。

今天是个十五日,月色很好。

然而今晚情况有点不对。

今天叶秋执起我的手亲吻了以后,并没有像之前一样放下离开。

他开始舔舐我的手指。

慢慢的,缓缓的。

一根一根含进嘴里,又一根一根吐出来。

他的舌头还在我指尖划过,然后用牙齿轻轻啃噬。

“你会在这里陪我的是吗?哥哥。”他这样说。

但我只觉得他疯了。



(12)

我要疯了。

我听说这个到处是桃花树的村子也是有半仙的。

来这里之前我没去找半仙给算算,从此我就诸事不顺了。

我准备逃。

但是我得先去找半仙给算算。

这里的半仙也姓王。

我找到他时,他正在他院子里打太极。

听完我的来意后,他请我坐在了院子的石凳上,他坐在我的对面。

我看着他的大小眼,他看着我。

我以前的村里那个王半仙也是大小眼。

可能这是所有半仙的标配吧。

连大小眼都不是,有什么资格做半仙。

“归去归来,自有定数。”他说。

莫名其妙,我听不懂。

不过话说回来,他不会把我准备逃的计划给叶秋告密吧?



(13)

后面几天,叶秋越来越过分。

再不逃我大概晚节不保。

我可是被称为整个武陵职业技术学院最直的男人。

不能折在这里。

我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向他辞行。

其实我心是有点虚的。

我实在是怕叶秋那个超凶的保镖打死我。

然而并没有。

那一刻他看起来很难过。

但送我出去的时候,却是在笑的。

“这里的事啊,最好还是别和外人说了罢。”

“哥哥。”

他笑的诡谲莫测。



(14)

我需要报警。

你不让我说我就不说了么?

天真。

我去了郡里准备报官。

武陵郡的太守是个笑眯眯的人。

笑的不见眼也不见牙。

硬要形容的话,大概是这个表情“^_^”。

我背后一寒,异样的感觉顺着我的脊梁骨爬上来。

“堂下之人何冤之有啊?”太守说。

“……草民……无事。”我不敢说。

“靠靠靠!你耍我们啊!这是衙门!你刚刚击鼓击的那么凄惨,吓得我们大人茶都没来的及喝一口的来问你的冤情,结果你就一句草民无事?你这是把我们堂堂衙门置于何地?把我们太守置于何地?”这里的师爷姓黄,是个远近闻名的话痨,也不知道他记事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么多话。

然而就算被这师爷这么念叨到烦死,我也绝对不会说的。

不然真的会死的。



(15)

桃花源的事还是传出去了。

一个自称高人的家伙找上了我。

他说他叫苏沐秋。

他让我带他去寻找桃花源。

但是我不愿再回去。

他说他的妹妹进了桃花源就再也没回来过,他一定要找到他妹妹。

我不为所动。

他牺牲色相准备引诱我。

我不为所动。

呵,我可是被称为武陵职业技术学院最直的男人。

怎么会轻易被勾引。

不过这让我又想起了那个和我长的一样的家伙。

叶秋。

于是在第三次这个家伙抛出万两黄金让我陪他去找的时候。

我答应了他。

还有,我才不是为了钱。

庸俗。



(16)

我和苏沐秋找了很久。

一个四季又一个四季的轮换中。

我再也没有找到过那个桃花源。

甚至连我家门口的桃花树都不开花了。

我们去找了村口的王半仙。

“归去归来,自有定数。”

我看着他的斗篷下露出的大小眼,听见他这么说。

我觉得我好像懂了。

但是第二天官府来人把他抓了。

罪名是宣扬封建迷信,欺骗无辜老百姓。



(17)

“桃花源,真的有吗?”

苏沐秋身子弱。

在这一年又一年的颠簸中,愈发糟糕。

后来他病了很久。

临终前他这样问我。

“有的。”

我告诉他。

除了桃花,里面还有整齐的房屋,很好看的人们。

你的妹妹。

和叶秋。

“所以你的万两黄金还是得给我。”

我真的不是为了钱,真的。



(18)

苏沐秋死后,我独自找了很久。

我再也没见到过那片柔软的草地,和那片粉云一样灿烂的桃花树。

后来,我也病了。

病的走不动路了。

也找不了桃花源了。

临终的时候,我终于听到了一个声音,在说。

“我来接你了,混、账、哥、哥。”

我努力睁开眼。

我的床边坐着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和曾经的我长得一模一样。

这么多年,他真的没有老过。

他执起我的手轻吻了一下。

一刹那,我闻到浓郁的桃花香。

也似乎看到了那片桃花林。




END.

评论(13)
热度(59)

© 苏沐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