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烟柒

叫南烟就好呀~
主要写全职的文,杂食向,大概什么cp都会有,如果我写了你不喜欢的,请自行跳过吧
封面和头像:@柒_茶笙.

【全职/重生/伞修】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十三)

*伞修,重生梗,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不会虐
*有伞哥的第十一赛季
*私设有,尽量还是想要还原原著风格,如有OOC就将就看吧!





(十三)“沐橙姐你看我真诚的眼睛!我哪里猥琐的过叶修!”



上赛季,蓝雨和兴欣同样都是闯入季后赛的队伍,但第一轮两队相遇后,蓝雨第十赛季也就无奈止步于八强了。

所以虽然兴欣和蓝雨的仇虽没有蓝雨与微草的夺冠之仇大,但两边的粉丝还是十分不客气的。

从双方队员上场开始,现场的气氛就一直处于激昂兴奋的状态,叫好的,加油的,还有互骂对喷的,有的人连本地的方言都忍不住飚出来了,听的别地儿来的人一愣一愣的。

两队握手结束后,其他选手纷纷下场到选手席准备,因为苏沐秋个人赛打头阵,所以他也就没有一起下去,反而站在了台上。

上赛季看过兴欣比赛的人都熟悉这一幕,只不过之前是叶修,现在是苏禾。

如果有人有心就会发现,十一赛季这八轮比赛里,苏沐秋几乎全是个人赛出战,之前还顺序不定,然而从兴欣对微草完了以后,苏沐秋就成了个人赛第一位的常驻民了。

“场上站着的是兴欣的苏禾选手,看出来兴欣这一轮个人赛第一个出战的又是他呢。”解说里潘林说。

“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李艺博说,“兴欣的苏禾从这赛季出道以后一直都是出战个人赛,而他居然一场都没有输过!”

“真的是诶!”把兴欣这赛季的比分情况过了一遍,潘林叫出声。

“上赛季叶修因为第一轮没有出战个人赛,尽管他一直连着赢没输过,总归离全胜还差一场!这个新人苏禾居然就想在他的新人赛季打破这个记录吗?”潘林猜测到。

“呵呵,这也说不定,毕竟新人墙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过的。”李艺博说。

没有人看到的是,在潘林那句“苏禾居然想打破叶修三十七连胜记录”的推测说出口的时候,兴欣选手席上坐着的叶修眼神动了动,随即又归于平静无波。

此时场上的大屏幕已经打出了对战名单,兴欣首发出战的果然是苏禾,而另一边蓝雨派出的是他们的召唤师选手李远。

两人没什么交情,也不多交流,便直接走进比赛席,刷卡,登录。

地图,黑森林。

八音符和秋木苏在地图上刷出,这个地图整个气氛暗沉沉的,树木从枝干到树叶几乎都是黑色。

两人就就这样分别刷在了森林的两端,周围都是黑漆漆的景色。

“啊,好黑啊。”频道里突然跳出秋木苏的话。

李远完全不准备和对面的人尬聊,操作着八音符就准备迂回战术走位。

“适合杀人灭口呢。”接着,秋木苏又说,后面还附赠一个微笑的表情。

“呵呵呵。”李远干笑。

随后频道也和这个地图一样陷入沉寂,李远这边八音符在森林里迂回着向地图中间的悬崖走去,而苏沐秋的秋木苏则不慌不忙地开始在地图上散步。

兴欣这一轮是作为客队来G市比赛的,所以地图的选择权是在蓝雨这边。

像黑森林这样比较复杂曲折的地图,几乎可以毫不怀疑对手是要战术走位的,而这样相比起简单粗暴类的地图,就更考验客队选手对地图的适应力了,所以这样的情况下,客队选手选择小心一点,慢慢摸索地图也无可厚非。

可是……

秋木苏那样仿佛走在自家后花园的闲庭若步感真是让人看着十分来气,如果他手上拿的不是枪而是野餐篮,背景不是阴森森的黑森林而是鸟语花香的正常森林的话,说他是去郊游也是毫无违和感的吧。

在苏沐秋晃晃悠悠地漫步时,八音符已经在悬崖下找到一个好位置蹲下了。

八音符开始召唤宝宝,布置宝宝们的站位,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秋木苏过来了。

而另一边,秋木苏看着前面的两条路开始陷入静止,角色没有动作,大概是后面的人在沉思什么。

他的面前有一条路延伸到森林深处,而另一条路似乎是条上坡路,可能直通地图中央的悬崖之上。

片刻,秋木苏动了,他选择了走上悬崖。

底下的观众们都可以看到地图上两人的位置,彼时,八音符在崖底埋伏,而秋木苏走上了通往悬崖的路。

但是比赛中的两人在碰上之前是不可能知道对方的位置的,对于苏沐秋来说,两条路都有可能会有对手的埋伏,往森林走如果遇到埋伏还可以往森林深处逃,但很可能就此在陌生的地图上迷失;而往悬崖上走,如果遇到埋伏,则更难逃脱了。

况且悬崖之上的空间很是狭小,实在不利于神枪手发挥,所以一开始李远就直接选择了埋伏在涯底。

苏沐秋选择的时候,底下兴欣的粉丝们都为他捏了一把汗,直到看到他毅然决然选择了走上悬崖才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他们又开始担心了,悬崖之上还是对神枪手很不友好啊!

场上的形势越发紧凑,随着两人快要对上,气氛也渐渐凝重。

终于,秋木苏一脚踏在了悬崖边。

他看到了八音符,而八音符也看到了他。

秋木苏手里的惊云一甩,一个迷你的手炮就出现在他手上。

轰轰轰——

三发反坦克炮呼啸而出,目标直指八音符,而八音符一边召唤自己的精灵宝宝过来,一边开始吟唱召唤。

一个雷鹰出现在了半空,然后翅膀一震,冲向了悬崖上的秋木苏,秋木苏从悬崖上扔下一个火机,准准地落在了因为吟唱而不能移动的八音符的脚下。

雷鹰就快冲上悬崖了,谁知突然,秋木苏一个纵身就跃了下来。

底下的观众都是一声惊呼,还有的人紧张的跳了起来。

秋木苏面向悬崖随意射击了几个位置,最后竟然稳稳踩在了雷鹰的背上!

停留不过一秒钟,他又一个轻踏,身影起落,他又跳上了崖壁的一个凸起的石块上。

他继续跳跃,子弹射击在不同的地方让他的身体在空中发生位移,居然是枪系的绝技押枪!

只不过他移动的不是别的,而是自己,几秒后,秋木苏落在了地面上。

其实从秋木苏跳下到落地的时间真的很短暂,台下有的观众们还震惊于雷鹰背上那一踏,有的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场上的八音符和秋木苏已经在崖底打起来了。

这时一个热感飞弹也正好落下,瞬间就把躲不开八音符给淹没了,而在此之前,八音符也不是干站着等死,指挥着自己的精灵宝宝们把秋木苏包围了起来,直接也是一个75级大招。

精灵献祭!

两人在崖底打了差不多四分钟多,终于八音符倒下了,而站着的秋木苏还有36%的血量。

苏沐秋下场以后,个人赛第二局是包子上场,期间虽然包子以清奇的脑回路差点把自己搞死,但最终还是拿下了这一分。

第三局是兴欣的乔一帆对蓝雨的宋晓,在乔一帆鬼阵连环的环环相扣下,宋晓最终被困到无路可走,最后被乔一帆一个鬼神盛宴了结了残余的血量。

至此,个人赛三局被兴欣独揽了下来,暂时以3分领先蓝雨。

休息时间不长,擂台赛开始前,兴欣这边莫凡站了起来,而很意外的,蓝雨那边站起来的是他们的队长喻文州。

“是喻队!蓝雨的擂台赛居然派出了他们的队长喻文州!”潘林大呼小叫,“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蓝雨几乎从不派喻队出战个人赛或是擂台赛,这次喻队居然要亲自上了吗?李指导,你怎么看?”

“呃,这个嘛,”鬼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突然想不通派出喻队啊!李艺博内心骂到,然而潘林的话也不得不接,“毕竟是蓝雨主场,喻队可以利用己方地图优势来打战术,虽然他自身有些不足,但战术大师的称号毕竟不是白说的。”

“不知道蓝雨是不是藏了后手,还是让我们拭目以待吧!”李艺博总结,一句话堵住了潘林还想继续的问题。

“这些家伙怎么一趟世邀赛回来都开始放飞自我了啊!”方锐感叹,扒着手指数了数,“先是王杰希解封了魔术师打法,然后云秀姐也一改以前有点柔弱的风格,带着她们战队的妹子们一个比一个暴力,还有现在,喻队都亲自上场打擂台了……”

“真是越来越好玩儿了!”方锐说。

“方锐大大你明明也放飞了!”叶修说。

“哪里有!”方锐叫到。

“越来越猥琐了。”叶修笑,甚至还用上了一个比喻,“如果说以前你的猥琐境界我们还能看到个影子的话,现在恐怕是望尘莫及了吧!”

“对吧?小苏同志!”说完还要拉个人下水,而最好的人选当然是就坐旁边的苏沐秋。

“方锐大大的猥琐境界确实高,后辈实在佩服!”苏沐秋十分配合。

看这两人一唱一和,方锐转头用手指着自己的眼镜然后看着苏沐橙。

“沐橙姐你看我真诚的眼睛!我哪里猥琐的过叶修!”

“确实没有很猥琐啦……”苏沐橙笑着说,但是她顿了顿,看着方锐亮闪闪的眼睛,又补上一句,“是相当猥琐而已!”

“啧,心脏!”方锐瞪了叶修一眼,把视线放回了场上。

场上,毁人不倦和索克萨尔已经在地图上刷新出来了。

杰克的豌豆藤。

然而地图上其实不止一根粗壮到能用来攀爬的豌豆藤,而是密密麻麻有很多,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根,豌豆藤直插云霄,在底下一抬头也只能看到头上全是纯白的云彩盖住整个天空。

地图被云彩隔成了上下两层,顺着豌豆藤往上爬,就可以去到云层之上,而刷新出来的两人也恰好一上一下不在同一个面位。

索克萨尔在上层,他在豌豆藤里穿行,巧妙的利用豌豆藤粗壮的藤身遮住自己的行踪,往地图中间最大最为不同的那棵豌豆藤挪去。

莫凡操作着毁人不倦小心谨慎地观察着周围,慢慢地也在豌豆藤后面挪动,同样从下层往最中间最大那棵豌豆藤走了去。

两人逐渐越来越近了。



TBC.

————————————————————————
*日常怀疑人生……
*暗戳戳给喻队加戏!您的好友【索克萨尔】已上线!

评论(8)
热度(239)

© 南烟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