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橙

这里南烟柒,叫南烟就好呀~
主要写全职的文,杂食向,大概什么cp都会有,如果我写了你不喜欢的,请自行跳过吧
封面和头像:@南央白衣

【伞修】长恨歌⑥

*暗戳戳上来混更长恨歌:-D

*虽然是本体是白居易的《长恨歌》,但是剧情除了大体一致以外,其他和原文或者唐玄宗杨贵妃的故事没啥关系了

*主要cp是伞修,内含喻黄,周江,双花

*故事有毒,OOC预警,今天完结啦,撒花!




51.

“没有!沐秋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好了你们两个滚出长恨歌剧组。



52.

“沐秋,我想你了。”



53.

“我也好想你。”

“不我更想你。”

“不不,你一定没有我想你的那么想我。”

“不不不,我想你比你想我还要多一百倍!”

“你多一百倍我就多一千倍!”

好了,你们快滚。



54.

“沐秋,真的是你吗?”叶修抚着压在他身上的苏沐秋的脸,手上的触感是温热柔软的。

“是我。”苏沐秋偏过头,嘴唇轻轻蹭着叶修的手。

“你……没有死?”

“不,我死了,现在的我可是厉鬼哟,会把你拆吞入口,扒你皮喝你血哟!”苏沐秋突然带着一脸邪气兮兮的笑,靠近叶修,很快速的在他唇上啄了一口。

“怕不怕?”苏沐秋问。

“怕什么?这种事你之前干的还少吗?”叶修心里是真的轻松,或者说,哪怕眼前的苏沐秋真的是厉鬼,他也不会怕的。

苏沐秋轻笑,又伏下身吻上叶修,这次是一个绵长窒息的吻。



55.

“沐秋,所以这里到底是哪里?”两人坐在亭子边,叶修把玩着苏沐秋修长好看的手,问他。

苏沐秋没有说话,神色有点复杂的看着他。

“恩?我要怎么才能找到你?”叶修没有抬头,所以也没有看到苏沐秋的神色。

直到似乎好一会儿没听到回答,他才抬头看着苏沐秋。

苏沐秋想笑,但有点勉强。

“阿修你不是说玉佩丢了吗?这个给你。”苏沐秋不回答,只说了另一件事,然后顺手从怀里掏出一枚崭新的玉佩,上书“君莫笑”。

叶修接过,手指在上面抚了抚,“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但是沐秋你压根不是战死的好吧?”

苏沐秋苦笑。

“你该走了。”

“什么?”

“时间到了。”

说完,苏沐秋把叶修往湖里一推,叶修顿时有种心慌的坠落感,身体猛然一抖,惊醒。

书房还是书房,秋日暖洋洋的阳光有点西沉,没有什么莲花湖,没有什么九曲回廊,没有什么苏沐秋。

大梦一场,梦醒成空。



56.

“怎么样?见到了吗?”见到叶修惊醒,一直守在旁边的王杰希开口。

叶修没有说话,嘴角只有苦笑,他感觉有点头疼,但刚抬起手准备揉揉太阳穴,这才发现手上握着一块儿玉佩。

君莫笑。

“沐秋没有死!他还回来吗?”叶修猛然跳起来抓住王杰希的肩膀问。

王杰希一愣,最后还是慢慢的摇了摇头。

叶修的手缓缓从王杰希肩上滑落。



57.

几天后,叶修在书房单独召见了张新杰。

“苏沐秋在哪?”叶修直直看着张新杰的眼,一字一句的问到。

“他死了。”张新杰毫不避讳的看回去。

“苏、沐、秋、在、哪?”

“他死了。”

“他根本没有死!”叶修有点恼怒。

张新杰似乎有点意外,一时没有声音。

“他在哪?”

“有缘,你们会再见的。”始终心软了,张新杰这样告诉了叶修。



58.

荣耀历六年,秋。

年轻的皇帝叶修突然退位给了自己的弟弟叶秋。

孤身一人,自此不知所踪。

新登基的皇帝叶秋一直也很崇拜自己的哥哥,虽皇帝换了人,但却没有改年号,仍是继续沿用了荣耀历。

叶秋登基后遣散了后宫。

后宫的妃子们离开时,黄少天和张佳乐相约着找过叶秋。

“叶修他,还会回来吗?”黄少天这样问他,难得的话少。

“也许吧。”对于这个,叶秋也只得苦笑。

而彼时,准备出海的叶修遇到了意料之外的人。

他在海边遇见了一个人,说自己叫林敬言。

林敬言是个温和的男子,举手投足间看的出来是个风雅儒士。

他用了一盏茶的时间,和叶修讲述了一件往事。

当年湘水边的观音庙里,等着苏沐秋的不是死亡,而是他。

张新杰和韩文清不是不辨是非的人,苏沐秋有多能耐他们看在眼里,也都不愿就这样折煞一个人才。

但把叶修和苏沐秋分开是势在必行的。

于是张新杰让林敬言在庙里候着苏沐秋,然后带他离开。

只要这辈子不再见叶修,那么他去哪里都无所谓。

但是当时是苏沐秋求着他带他出海的。最后,林敬言这样说。

喝完杯里最后一口茶,留下还在发呆的叶修,林敬言不再多说也就离开了。

荣耀历六年,冬。

叶修独自乘船,顺着海风南下。



59.

荣耀历十六年,这仍是一个盛世。

城中的巷子里街道上,无一不是称赞当朝皇帝叶秋贤能的,只是偶尔在酒馆里,有喝多的人会在意识不清醒时提起那个有才却没有长久的皇帝,叶修。

更多的,大概也是对叶修和苏沐秋悲剧故事的八卦和感慨。

酒馆的角落坐着两个年轻男子,一个眼睛里闪着灵动活泼的光,一个嘴角挂着温和的笑。

两人也不说话,就静静听着酒馆里的人说八卦。

“……诶你们听说了没有,前几天镇子口那李家的老大出海遇到风浪了,哎哟那一个浪头有天高,他家出海的船啊,当场就被拍的稀巴烂了……”一个喝醉了的大汉手舞足蹈的比划着。

“后来呢后来呢?我见那大兄弟后来不是安然回来了?”旁边的人好奇心被勾起来了,忙问。

“……诶这事儿说来奇了!当他醒来时据说是被两个神仙给救了,人家不仅治好他的伤,还把他送了回来,你看他们家现在还愁着想给人家神仙送点什么感谢下呢!”那人说。

“你就吹吧!哪有什么神仙!”众人嘘他。

“你别说!那天神仙送那大兄弟回来时我可看到了,那容貌啧啧啧,真不是我们这些人能比的!不是神仙是什么?”然后另外一边又有人站出来说话了。

“而且啊……那神仙之一居然和当朝皇帝长的一模一样……”后面这一句还特意顿了顿,压低声音说。

角落的两个人不知何时离开的,桌上只留下了尚且温热的酒和银两。

两人慢悠悠的走在街上,擦肩过无数来来往往的人。

“文州,这几年我们把九州也逛了个遍,却还没去过海上呢,这次不如出海去看看?”黄少天漫不经心地说。

“好啊。”

“还有啊,我们去找找那个传说中的神仙呗……”

“……”

他们渐渐走远,声音也渐渐听不见了。



60.

十年前叶修走后,叶秋遣散了后宫。

喻文州和黄少天相约游历九州大陆去了,据说在上一届武林大会时,上来挑战的剑客不仅在剑术上造诣精湛,就连嘴炮对轰也无人可敌;

肖时钦留了下来,入仕为官,和张新杰共事的十分默契;

周泽楷和江波涛在京城外的一个景色秀丽的山涧盖了间竹舍,两人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隐居生活;

孙哲平带着张佳乐两人经商去了,在商场混的风生水起,据说已经是富甲一方;

王杰希还是那个行踪缥缈的奇人,依然还拿着那把时常被人吐槽是扫把的法器灭绝星辰;

苏沐橙在这十年间也莫名认识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似乎三人还同行过一段时间,然而那段时间,整个武林真的没有一天安生过……

日子一天天过,年复一年。

那些曾经风光一时的人和事,曾被人们津津乐道念念不忘的传说,都随着时间流逝和朝代的更迭被历史的尘埃给掩埋在过去。

随着那些曾演绎这些故事的人的远去,渐渐没有人再记得,再提起。

只有海上吹拂而来的风,远远赶来的浪花和彷徨的海鸟带来些许只言片语……

那些冥冥之中的声音,还在唱着……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END.

评论(3)
热度(100)

© 苏沐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