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橙

这里南烟柒,叫南烟就好呀~
主要写全职的文,杂食向,大概什么cp都会有,如果我写了你不喜欢的,请自行跳过吧
封面和头像:@南央白衣

【全职】信的恋人|喻黄

*四百粉点梗的喻黄,艾特小可爱们 @苏叶黎☜ @筱回-V    @燕辞归-V

*算圣诞贺文吧,总之大家圣诞节快乐!

*今天爆肝补出来的,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TAT

*感觉可以写系列文,如果大家想看其他cp的话可以留个评论呗❁´v`

*OOC预警!




【神说,当寄出九十九封信以后,一定会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



1.

“你相信缘分吗?”

喻文州回家时,在自家门口的信箱里发现了一封浅蓝色的信,信封上还写着他的名字。

这是很奇怪的事,毕竟在这样手机通讯十分发达的时代,信的存在在喻文州记忆里已经完全算是上个世纪的事了。

而家门口的信箱也不过是这片居住地标配的装饰罢了,完全没有人真的在用。

今天喻文州会打开也是因为他细心的发现信箱好像被人动过一样。

而当他一边走一边拆开信封就看到一行潦草的字迹写着这样一句话,但是没有留名。

他一下子愣住了,脚步在家门口的院子的小路上停住,倒是他的邻居叶修躺在院子里晒太阳,看见他还和他打了个招呼。

“文州,回来了啊!”叶修懒洋洋的也不起来,就抬起手对他挥了挥。

然后他看到了喻文州手里的信。

“哟,哪来的信啊?情书吗?”叶修好奇了,一个猛扎就坐起来。

“不知道,刚刚看到在信箱里的。”听到叶修的问话,喻文州又低头看了看信,笑着摇摇头。

“这样啊……”叶修仿佛若有所思。

“说起来,沐秋还没回来?”邻居家院子里放眼只有叶修一人,喻文州问到。

“没,在屋子里呢。”叶修说,“沐秋!”

“叫爹干嘛!忙着呢!”苏沐秋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来,喊的挺大声,看起来真的挺忙,语气似乎有种“叶修你丫要是没正事说你就死定了”的感觉。

“看吧,在呢。”叶修耸耸肩,和喻文州说。

喻文州好笑,也不在多聊,直接回屋子里了。

叶修目送他的身影走进屋子,直到视线被门阻隔了,他才把视线转回自家屋子,透过玻璃窗看着里面忙碌的苏沐秋的身影。



2.

“早啊文州!”第二天早上喻文州去上班时,黄少天还是一如既往地和他打招呼。

按照平时黄少天话痨的习惯,喻文州没有忙着回他,而是等着他把后面罗里吧嗦的一堆话说完再回复。

但是很奇怪的,今天的黄少天在问了好以后居然就没有下文了,喻文州不说话他也不继续说,两人就这样静默的对视了几秒。

半晌,似乎是觉得黄少天真的没话要说了,喻文州才出声,“早啊少天,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今天话怎么那么少?”

“呃……没有啊,文州你这是嫌弃我平时话痨吗?我话哪有很多,我只是把好玩的事情言简意赅的说出来了嘛,难道不是吗?对吧对吧?”

“……嗯,对。”喻文州沉默,决定背叛良心一秒钟。

“我就说,文州你最好了!不说啦我忙着上课去……”说完黄少天就匆匆忙忙跑开了,也没敢正眼看喻文州一眼。

喻文州站在办公室门口,看着黄少天跑远的背影,总觉得哪里不对。

他和黄少天都是R大的老师,因为以前是同学,后来工作也是同期进来的,认识早,关系也更为亲厚。

喻文州走进办公室,苏沐橙笑眯眯的和他打招呼,喻文州也笑着回应她,但他觉得有点看不懂苏沐橙的笑是怎样……

“我从来不相信缘分,遇见你,我觉得以前都是白活了。”

第二天喻文州回家时,信箱里有了一封新的信,里面还是只有一句话。



3.

最近喻文州觉得黄少天不太对劲,两人只要在学校里遇见,能跑黄少天一定跑的贼快,跑不掉就借口说上课,然后逃掉。

“他这是心虚的!”来给办公室两妹子送花的校门口花店老板(娘)张佳乐说。

“此话怎么说?”喻文州和苏沐橙楚云秀探讨半天没个结果,听到张佳乐的插话突然觉得有戏。

“眼神躲闪,黄少天肯定是背着文州你外面有人了!”张佳乐东张西望了一下,确定黄少天不在,便压低声音说到。

“咳……我和少天没有什么的。”喻文州微妙的咳了一下,说。

“诶?难道黄少天还没……唔唔唔!!”张佳乐无意识嘀咕了一句,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苏沐橙眼疾手快捂住了嘴。

“什么?”喻文州没听清。

“乐乐乐乐你今天拿来的是什么花?”苏沐橙连忙转移话题。

“啊这个啊,是玛格丽特。”张佳乐也不继续刚刚的话题,顺着苏沐橙的话说。

“你确定不是菊花???”过来接水路过的李轩看了一眼,疑惑的问。

“李轩你有没有点情怀!”张佳乐怒。

于是那天喻文州收的信里没有字,而是一朵小小的手绘的小雏菊……不,那是玛格丽特。

喻文州就站信箱面前莫名笑起来,看的刚刚推开门走出来的邻居王杰希背后一寒,觉得自己花园里种的王不留行是该给邻居送点了。



4.

“少天?”收到第一封信的第一天到现在已经过去快一个星期了,喻文州终于逮到一个和黄少天两个人单独在办公室的机会。

“哇哇哇!!”背后突然冒出的声音吓黄少天一跳,他一转头就看到喻文州温和澈亮的眼睛看着他。

“文州啊,怎么了?”黄少天眼神一飘一飘的,就是不看喻文州。

“少天最近怎么都不理我了?连回家都找不到你人……以前你都和我一起走的。”喻文州一副“我很委屈”的心碎表情。

“诶?啊哈哈,没有啦没有啦。”黄少天心下一惊,“这不是年末了忙嘛!”

于是顶着窗外九月的秋风硬生生说年末忙。

“这样啊……那星期六不忙的话要不要一起吃个晚饭?”喻文州说。

“嗯……这个……”黄少天有点纠结,他可还是要干大事的啊。

“忙就算了……没事的,我们可以下次再约。”喻文州一副伤心难过的表情。

黄少天瞬间慌了,连忙说,“不忙不忙!就周六吧!”

“好^_^”突然变脸。

“苏妹子大事不好了!”喻文州走后,黄少天大惊失色的跑去找苏沐橙。

“文州约我周六吃晚饭,那我的信怎么办?”

“我帮你送吧。”苏沐橙说,反正她家和喻文州是邻居。

“好好好,苏妹子你今天简直光辉照人!”黄少天感动的稀里哗啦。

不过那天当喻文州和黄少天约会完回来,信上的话写的居然是很富有口语气息的“我真的没有不理你!我只是……只是……”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5.

“从前车马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这是喻文州收到的第52封信,上面是这样一句话。

于是王杰希出门时,看到的又是一个似乎在傻笑的,喻文州。

真是惊悚。

“杰希,要出门啊。”喻文州看到他,还有他手上的行李。

“嗯,有事要出差,能不能拜托你帮我照顾一下杰西卡?”王杰希问,杰西卡是他养的一只猫。

“没有关系,不过你什么时候回来?”喻文州问。

“嗯……还没有确定,大概明年二月。”王杰希想了想,给了个模糊的大概时间。

随后,喻文州向王杰希询问了一些注意事项,完了抱着只英短目送王杰希离开。

后面几天,黄少天就看见喻文州每天回家都特别积极,对此他突然觉得自己失宠了。

怀疑人生的黄少天写了一整张信纸的“QAQ”,然后在没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情况下,把信塞进了喻文州的信箱,接着突然一个激灵,然而信已经拿不出来了。

不过第二天,当黄少天一脸萎靡的扑倒在桌上时,喻文州在他面前轻轻放下一个自己做的小蛋糕。

还顺便撸猫一样揉了揉黄少天的头。



6.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第60封信的那天,这个地方下了这一年的第一场雪,整个世界似乎一夜之间就被大雪覆盖,因为路面冻住而遭遇堵车的喻文州,最后是踏着夜色与雪色回到家的。

第一件事当然是拆信,没想到却是一句温柔的诗句。

坐在沙发上,旁边的炉火被喻文州点燃,他抱着柔软的针织毛毯,整个人被温暖包裹,他看着信,把这一句诗在齿缝间揉碎咀嚼,反反复复,怎么都不嫌烦。



7.

“你相信吗?神说,当你寄出九十九封信后,你一定会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

“我相信。”

这是第98封,看着这句话,喻文州轻声的说。

落在雪地上,是雪花落地的声音。



8.

“旁友们!我有一个计划!我要和喻文州表白了!”

三个月前,某餐厅的某小包间里,黄少天一拍桌子,宣布到。

“咳咳咳——”喝着饮料的张佳乐一口气没上来,呛到了。

旁边的孙哲平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好心的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背。

“卧槽黄少天你小点儿声会死啊!”缓过来的张佳乐控诉他。

“等等,你和喻文州还没在一起!?”紧接着他发现了重点。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请你们吃饭?”黄少天奇怪的看着他。

“我以为你今天请我们吃饭是你们两要领证了呢。”张佳乐说。

“别废话别废话,怎么说,各位旁友给我想想办法呗,怎么弄合适?”黄少天急吼吼的扯回话题。

“直接说吧?”张佳乐说。

“不行!万一把文州吓走了怎么办!”否决。

“拉进没人的小巷子,壁咚他!强吻他!”戴妍琦眼里有狼一般的光芒。

“醒醒!小戴你快醒醒!”

“去他楼下摆蜡烛?”楚云秀想想说。

“这和直接告白有什么区别!”

“呃……那你到底告不告这个白啊!”楚云秀怒。

“秀秀息怒,黄少你有没有听过一个传说,据说当你寄出九十九封信的时候,你一定会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最后还是苏沐橙靠谱,提出了一个柔和的方法。

“啊这个这个我知道,”张佳乐举手,“当年大孙……”

“嗯?”孙哲平一个挑眉,张佳乐自动消声。

“当年大孙怎么了?”黄少天问。

“没什么哈哈,这个传说超级灵的,你去试试吧,真的!”

“不过写信的话……就我这样一说话就长的毛病,被认出来怎么办?”黄少天提出一个重点。

“傻啊,你可以一段话分成几封信写嘛!”戴妍琦说。

“哎哟,这位旁友你很有想法!”于是这事儿就这样拍板了。



9.

现在黄少天正站在喻文州家门口的信箱旁边,手里拿着最后一封信,他瑟瑟缩缩,好几次想要把信塞进去,但塞到一半似乎想到什么,又把手连着信抽回来,怎么都不敢下定决心。

万一今天喻文州没看信箱怎么办?

万一信箱突然坏了,信丢了怎么办?

万一喻文州不喜欢自己,因为告白而疏远自己怎么办?

从小到喻文州没看到信再大到突然火山爆发把信烧了,黄少天脑子里像弹幕一样闪过无数猜测,这让他觉得手里的信简直重若千钧,周围的一切也仿佛变成了手拿电锯的杀人魔,一不小心他的信就能折煞在这里,完不成它的使命。

不行!

黄少天一咬牙一跺脚,决定长痛不如短痛,毅然决然把信投入信箱,那一刻,他觉得他的背影简直像个壮烈的勇士。

“文州啊文州,你可一定要看到信……不不不算了你还是别看到了……不对不对……”黄少天脑子混乱如麻,说不清自己到底是希望喻文州看到还是看不到了。

“反正,总之,喻文州你看到了可千万不要拒绝我啊……”脑子乱到炸裂,黄少天说出这句话,就像是快刀斩乱麻一样要把脑子里杂乱无比的东西给剔除。

“好啊。”

“……嗯?”

听见背后传来的声音,黄少天觉得自己脑子里真的火山爆发了。

炸成一朵烟花。



END.

评论(21)
热度(131)

© 苏沐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