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烟柒

叫南烟就好呀~
主要写全职的文,杂食向,大概什么cp都会有,如果我写了你不喜欢的,请自行跳过吧
封面和头像:@柒_茶笙.

【全职/重生/伞修】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三十一)

*伞修,重生梗,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不会虐
*有伞哥的第十一赛季
*私设有,尽量还是想要还原原著风格,如有OOC就将就看吧!






(三十一)“现在在比赛呢!严肃点!”



比赛席里苏沐秋看着屏幕上大大的“荣耀”两字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

这个字他看过无数遍,熟悉的不行,但这一刻他却又觉得陌生,就像第一次玩荣耀时在竞技场把对手打败的那种感觉。

拔卡退出游戏,苏沐秋拉开门,门外就是潮水般的喧嚣,一齐涌上来淹没他,一切显得特别不真实。

他看见对面比赛席里的孙翔走了出来,他的表情看起来除了凝重点以外可以说得上是心平气和了,好像没有想象中的气急败坏或者灰心丧气,仿佛刚刚不是他输一样。

如果是往常,比赛结束就结束了,虽然比赛礼仪规定一场比赛结束后双方选手是要互相握手了才算完整流程的,但严格遵守的人并不多,久而久之早就被人们忘记在不知那个角落了。

苏沐秋也不准备死撑着遵守这个劳什子赛后礼仪,都准备直接回兴欣选手席了,结果就看见敌方选手脚下一顿,脚步一转,就冲着他走过来。

卧槽这家伙不会是准备现场过来真人PK吧!?苏沐秋心里一声警报响起。

输了比赛的孙翔真的有过一瞬间的大写不甘心,但旋即又把那种郁结在心的消极情绪叹口气散了,对方确实有一定实力,不过如果再来一次输赢也是不好说的,但对方只是个出道半赛季的新人……

自己出道就够惊艳世人的孙翔大大终于开始知道替自家战队担忧对方的变态新人了。

出了比赛席后的孙翔就看见苏沐秋一双眼睛隔大半个赛场盯着他,他脚下一顿,改了路线脚下带风地朝苏沐秋走去。

卧槽这家伙赢了还要炫耀的吗??孙翔大大似乎已经完全误解对方的意思了。

苏沐秋迎上他也迈开步子走过去,两人在赛场中央碰上了……

“你……”

两人同时开口,发现对方也出了声,然后两人尴尬的齐齐闭嘴,只用眼神瞪着对方。

“打得不错。”最后,孙翔起头说了句最通俗的客套话。

“你也是。”苏沐秋笑着回他,但孙翔突然觉得自己被嘲讽了是怎么回事?

“可别浪费了斗神和却邪。”忍不住,苏沐秋啰嗦了一句,然后转身走人,背过去还抬起手对他挥了挥。

“哈?”孙翔懵逼,想不通他怎么沦落到被一个敌方的新人说教了,但对方已经只留下一条背影给他。

回到座位上,叶修本来看着苏沐秋坐回座位而露出的笑容在看见某人掏出一本红皮笔记本的那一刻凝住了。

“这你也要记?”叶修言语艰难地憋出一句话问他。

“秋木苏赢了一叶之秋,当然得记上,没准哪天肯定就超过他了呢!”苏沐秋从笔记本里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叶修。

“哦?”叶修挑眉,“那还有几次超过呢?”

苏沐秋“啪”一下把笔记本合上,严肃的看着叶修,说,“现在在比赛呢!严肃点!”

“哦。”看着苏沐秋一本正经,叶修也跟着十分认同的一本正经点点头,把头转过去。

个人赛第二轮是兴欣的包子对轮回的吕泊远,两个近战的肉搏战也看的人热血沸腾,底下一阵狼嚎,第三轮是苏沐橙对对方的刺客吴启,也不出意外地很快结束了比赛。

两场用时都不长,不过十分钟左右,个人赛全部结束,后两场分别是吕泊远和苏沐橙胜利,目前场上比分为2:1,兴欣暂时领先!

短暂的休息之后是擂台赛,等大屏幕打出两队出场队员顺序后,双方顺位第一的选手纷纷站起来走向比赛席。

兴欣莫凡VS轮回江波涛!

并不是出人意料的安排,双方队员都是一脸毫不意外的神色。

握手之后,江波涛和莫凡背道走向自己的比赛席,江波涛没有多说话,毕竟对于莫凡这样沉默是金的选手,大概说什么对方都不会理你。

不过心理战还是要打的,江波涛说,“我们擂台选的地图很适合你的。”

莫凡茫然,但这个情绪到了脸上就是面无表情了。

两人刷卡,登陆,地图刷出。

汤池小屋,确实很适合忍者的画风。

整个地图就是一个日式的温泉旅馆模样,呈回字形的建筑群,分为前厅和后厅,左右两边是曲折的走廊相连起前后,中间是个很大的院子,花木扶疏和热气蒸腾之间隐约可见一个圆形的汤池。

彼时地图时间恰好是夜晚,一轮弯月镰刀似的挂在天边,整个建筑内部点着暖黄色的灯光,把复古的木质构造照的韵致温润。

毁人不倦刷新在前厅,无浪刷新在后厅。

前厅就像是一个前台,背后是大门,前方是一扇屏风隔开通往庭院的两条路,脚下是一片圆润的白色鹅卵石铺好的地面,抬脚跨一上步就是木质地板。

小忍者站在进门的位置,就像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一般,画风和谐但又很突兀。

毁人不倦不动,视角在周围转动一圈审视环境,思索着自己接下来该往哪走。

观众们跟着他把前厅看了一遍,除了前方画着樱吹雪的屏风,旁边有两个半人高的素色花瓶,里面插着几枝造型别致的梅花。

左边摆着一大块实木的桌子,几张蒲团分列左右,右边墙上挂着一副墨宝,墨迹暗含力道,微微有些潦草地写着“荣耀”二字。

房子顶上是标准古式建筑的构造,木头柱子一根搭一根,结构看起来精妙异常。

场景设置得很有韵味也很用心,不过一群大粗老爷儿们哪会有心情欣赏这些,大家都只盼着这两人赶紧对上,打的不可开交才好。

莫凡也对美景也并不感冒,小忍者十六叶一甩,锋利的刀刃毫不怜惜的刺进左手边的实木柱子里,毁人不倦果断跃起,几个起跳之后就穿进房梁之间,捉摸不到身影了。

随着他视角的转动,观众们这才确定这人走了地图左边的回廊,方向是后厅。

无浪站在后厅,后厅格局十分简单,几乎就是一间一间的客人房间排列在一起,他站在客房外的走廊上。

他也不去看那些个房间,当即挑了个方向跑过去,拉开木门,踏上回廊。

不过不巧的是,无浪选择了右边。

两个人的速度都不慢,不过几秒钟就已经接近地图中央,却隔了一个大的温泉庭院在中间。

毁人不倦脚步不停,每一次甩刀和踏步都将速度发挥到极致,几乎形成一道残影,忍者快速地穿梭在房梁上,像极了一出古日本剧情的电影,情节紧张,观众不禁随之呼吸一滞。

他马不停蹄地往后厅潜伏而去,而另一边的无浪则在靠近中间位置时放慢了脚步,手也放在了剑柄上,预防敌人的偷袭的同时做好战斗准备。

他不再往前厅走,而是半途从回廊拐下来,顺着鹅卵石小路走进了花木扶疏的庭院,向着温泉靠近。

毁人不倦冲到后厅后没有见到人,他似乎也不急,小忍者偷偷摸摸一个个拉开客房的门,查看里面的情况,仿佛肯定里面藏了一个无浪似的。

“莫凡真是改变了很多啊。”乔一帆突然开口说。

因为目前的战况不算紧凑,他周围一圈兴欣的家伙立刻都回头看着他。

“怎,怎么了?”众人热切的注视让他有点不好意思,把手伸到后脑勺挠了挠,害羞的低下头看脚。

“没。”众人又把头转回去。

“你说的对。”安文逸看着比赛台,头也不回地对身边的乔一帆说。

“莫凡也懂得给后面的队友铺路了,我太感动了!真不枉费我对他多年栽培!”方锐一惊一乍的说。

叶修不想说他,只和苏沐秋双双用看智障的眼神瞟他,方锐刚想怼回去,结果被这两人的默契给吓得一愣一愣的。

莫凡确实不是单纯在瞎看,他在利用他的视角,给接下来上场的队友提供地图信息,而地图信息越多,可利用的地方才越多,赢面也就越大。

就在莫凡给队友们传信息的时候,无浪已经接近了庭院中间的温泉,蒸腾起来的雾气围绕在他背后,他的身影若隐若现。

无浪抬脚,一步跨过泉边的鹅卵石,迈入水中。

接着另一边的毁人不倦转身了,他看完所有房间,又甩刀翻身上了房梁,以一个潜伏的姿态摸回去。

回廊走到一半,他就转身踏上了通往庭院的道路。

毁人不倦走的不快,甚至把身子伏低下来慢慢挪动,把自己埋进茂密的草木中,不动声色的前进。

观众在全息投影的画面上已经看不到毁人不倦的身影了,只能凭借现场屏幕上毁人不倦的视角,才能大概推出小忍者的位置。

“勉强还行吧。”明明比赛气氛开始紧张,苏沐秋却突然没头没脑来了这么一句,看着前方没看人,也不知道在和谁说话。

“哦?”叶修挑眉,略微瞥他一眼,没有继续说,只抬起手往苏沐秋脸上掐了一下。

苏沐秋吃痛,没出声,但回过头狠狠瞪了叶修一眼。

白色的热气开始蒸腾,毁人不倦慢慢靠近庭院中间的温泉,而本来踏进水里后就静止的无浪突然动了动,魔剑士身形缓缓蹲下,埋伏进了水里。

两个各怀鬼胎的人越发接近了!



TBC.

————————————————————
*四月愉快啊~
*本来想昨天愚人节发的,结果昨天学校收手机,为了藏手机没写完qwq
*搜查太严格了qwq那些丧心病狂的老师已经连垃圾桶饮水机都要翻一遍/哭
*擂台赛会过得快一点,然后团队赛……
*至于为什么是温泉小屋……因为昨天去泡温泉了啊❛‿˂̵✧

评论(20)
热度(186)

© 南烟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