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橙

这里南烟柒,叫南烟就好呀~
主要写全职的文,杂食向,大概什么cp都会有,如果我写了你不喜欢的,请自行跳过吧
封面和头像:@南央白衣

【全职/伞修】遇狐(下)

*上戳这里 遇狐(上)

*ooc预警!






沐橙醒得很早,当天边第一缕晨光破开夜色的时候,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两下,睁开了一双黑亮黑亮的眼睛,湿漉漉的,是还没有完全清醒的懵懂。

“早上好。”叶修偏头对她笑笑,而苏沐橙透过眼中无限的懵逼看见了苏沐秋站在那人背后对她比了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

沐橙听话的闭嘴,蓬松的大尾巴在背后摆啊摆。

叶修抬起了他罪恶的手,忍不住想要揉一揉她柔软的绒毛,没想到他才伸出一半,苏沐秋的手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打在他手背上,接着另一只手一招,小狐狸乖巧地跳进了他的手心。

叶修揉着被打红的手长吁短叹。

苏沐秋斜眼觑了一眼他白皙手背上迅速红起来的一片,顿了一顿,接着把手放进口袋掏出了半块沐橙吃剩的巧克力。

苏沐秋把沐橙咬过的地方掰下来塞给了站在他肩膀上的沐橙,剩下干净的半块连带包装纸一并塞进了叶修手里。

叶修惊愕抬头,而某位深藏功与名的苏姓男子已经推开门走进了晨曦里。

仲秋过后早晨的空气异常清新,又或者是因为此地背靠起伏的山脉,是山水之间灵气充裕的洞天福地。

叶子上凝了些许露水,晨光熹微里,一点点像是破碎的金箔,远山缭绕着白色的雾气,隐约能看见深绿的山头和一小部分绵延的峦体。

“你要去哪?”叶修跟在他后面。

“怎么还跟着我?你难道就没有事做吗?”苏沐秋无奈横他一眼。

“昨晚可是你请我进了门,现在后悔也来不及咯。”叶修双手背在脑后枕着,满不在乎地说。

“别跟着我!”苏沐秋本打算今日上山去找找供着狐仙的山神庙,好为沐橙的化形做准备,谁知道现在却多了个人形挂件,走哪跟到哪。

“我没地方可去啊。”叶修眨眨眼,说的极其可怜。

“谁要管你啊!”苏沐秋忍无可忍。

“你啊。”理直气壮。

“我家穷,供不起您这尊大神,您老放过咱这些老百姓好吧?”苏沐秋瞪他。

“我很好养的,”叶修笑眯眯,“一天管一顿就好,肯定比你家小狐狸吃得少。”

“……”苏沐秋说不出话,毕竟成长期的沐橙真的很能吃。

去不了山神庙,苏沐秋只能左右手一边一个熊孩子带着镇子里到处跑。

尤其其中一个熊孩子话特别多,一直在他耳边叨叨叨,苏沐秋几次甚至想反手捏住那货的嘴。

“你说好的热闹的请狐仙呢?”苏沐秋问。

“嗯?”叶修一脸无辜的茫然,“有说过吗?”

苏沐秋额头青筋跳了跳,虽然他知道昨晚叶修说的请狐仙都是胡诌的,但是没想到这人已经懒到连自己扯的谎都懒得圆的地步了?

两人一狐狸溜溜哒哒,在清晨的阳光里同出门晨练的老大爷们一样充满养生气质。

一条不知源头的河水贯穿了这个古朴的小镇,每隔一段路,都会架起一座桥,木质的风雨桥,石桥,独木小桥……不同时代的人在不同年月建起他们,而不同的桥沉淀出岁月的变化。

苏沐秋突兀地在一棵垂柳下站住脚,沿岸有无数同样的柳树,同样的在这个深秋枯萎成萧瑟模样。

树旁的桥和这里其他众多的桥没有什么不一样,石头打基,木头架桥,不新不旧。

苏沐秋仍旧放眼看着它,叶修也停住嘴,静静看着岸边。

苏沐秋还是狐狸的时候——他是一只橘色的狐狸,和沐橙同样血缘。

“你还好吧……?”狐狸苏沐秋问身边的黑色狐狸。

黑色狐狸眯起眼睛笑,看起来狡猾促狭,如果忽略他眼睛旁边和身上各处的血迹的话。

“活着呢。”漂亮的黑色大尾巴上下摆动。

苏沐秋身上没有比他好多少——毕竟两只狐狸大摇大摆出现在大街上很难不引发骚动。

两只狐狸躲在一座桥底下,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外面散乱的人声和桥上传来的脚步声。

没有人发现他们躲在这里,他们大可等晚上没人以后再离开。

“果然我们不该在还没化形的时候就来镇里的。”苏沐秋叹一口气。

“你会后悔这个?”

“不会。”苏沐秋眯着眼睛笑的满不在乎。

苏沐秋转头看看四周,这座桥和其他桥没什么不同,石头打基,木头架桥,不新不旧。

“哎小橘。”黑色狐狸懒羊羊的开口。

苏沐秋始终不适应这个莫名其妙的称呼。

黑色狐狸凑过来,同时一起过来的还有一阵甜蜜的香味。

一块黑色的,散发着诱人甜味的人类食物。

“你尝一口?”

“让我试毒呢?”苏沐秋一边眉毛高高挑起。

接着他嗷呜张嘴,咬下一口,苦甜的滋味蔓延在嘴里,嘴巴吧咂几下,甜蜜的味道顺着喉咙滑进了胃里。

好吃到了心坎里。

“怎么样?”黑色狐狸问。

“你跑回去就为了这个?”苏沐秋瞪大眼睛。

“听说这叫巧克力,可好吃了,你觉得呢?”

“……太甜了,不喜欢。”苏沐秋这样说。

“我饿了。”叶修说,打破了这片刻的安宁。

苏沐秋恍然回神,锲而不舍继续嫌弃似的瞪他。

叶修回以一个无辜的眨眼。

在叶修持之以恒跟在苏沐秋身后的第三天早上,两人一狐狸在出门的时候,他终于和苏沐秋走了反方向。

叶修就像当初不打招呼就进屋一样,站在胡同口,对苏沐秋挥挥手,接着背对他走进晨光里,方向是小镇背后的连绵山脉。

苏沐秋还在怅然,随后突然反应过来,跟屁虫终于走了啊!

革命终于成功的苏沐秋同志赶紧挑了反方向,从另一条山路上了云雾缭绕的山。

一路都是古朴的石阶,上面布满了一层厚厚的青苔,似乎很多年再没有人踏足过这片土地了。

空气逐渐清新,似乎还带上了灵力气息,沐橙灵动的眸子里有光在流转,自由的空间让她整个都兴奋起来,在苏沐秋肩头跳来跳去。

苏沐秋笑着拍拍她的头,让她站稳。

山路越来越陡,石阶也变得越来越窄,修路的人似乎越修越艰难,甚至最后走到一个泉眼边时,这条石头路也到了尽头。

苏沐秋弯下腰,把手完全浸没在泉水里,泉水透明清澈且带着秋的凉,一片叶子落下来掉进水里,又顺着泉水流动的方向向山下奔流而去。

苏沐秋收回手,甩干了手上残余的水滴,只留下湿润的凉气。

山神庙在不远处,苏沐秋到达时太阳还没有落山,残阳挂了半壁在对面山头,晕染出一抹柔和的橘黄色,颜色染上苏沐秋的脸,剩余的日光却依旧晃得他睁不开眼。

他把沐橙带进了山神庙。

沐橙四脚轻轻碰到地上,背后是逆着夕阳的苏沐秋,她不回头,踩着斜阳的光一步步走进山神庙的阴影中。

黑暗中浮动着细细的尘埃,当苏沐橙完全隐在黑暗里时,一阵白光猛然炸开,像蚕丝一般包裹住狐狸娇小的身躯,飘浮的尘埃被惊动,惊慌地四下逃散开来。

苏沐秋站在门口,看着苏沐橙完全被白光围住了,才慢慢转过身,坐在门槛上,后背抵住门柱,长腿往外一身,松松垮垮迎着没落下的夕阳静静等待着。

太阳看多了还是会难受,反正时间尚且需要很久,苏沐秋索性闭上眼睛,靠着门柱浅浅睡过去。

睁眼的时候已经是满天的星河。

周围黑暗且宁静,偶尔有蚊虫的声音或者飞出一小群盲目的萤火虫,紧接着亮光就与天上的星星融为一体。

背后的山神庙也悄无声息,柔和的白光缓慢翕动着。

苏沐秋听见有泉水的声音,听见秋叶落下的声音,风过的声音,还有某个跟屁虫的声音也一并响起来。

“哟,醒了?”叶修笑嘻嘻的。

苏沐秋回头看一眼背后山神庙里因化形被白光裹成茧的苏沐橙,叶修也回头看了一眼,神色并不惊诧。

“小狐狸要化形啊,”叶修感叹,“肯定是个大美人儿。”

苏沐秋又想瞪他了,“你是小黑?”

“是啊,”叶修随口就应了,丝毫不在意这个羞耻的称呼,“小橘。”

“早该想到的。”苏沐秋叹气,不想理会那个羞耻的称呼。

当年苏沐秋是个孤儿,不,孤狐狸,和自家妹妹苏沐橙相依为命,从小混迹在山神庙一带。

当年的山神庙没有那么荒凉,时不时也还有小镇的居民们上来拜一拜,摆摆贡品什么的。

除了各种野果子,山神庙贡品同时也是他和苏沐橙重要的生存来源。

于是山下人总有流传,这座山是真的有山神,不然总没法解释那些消失的贡品。

后来的人们也不再相信这个,渐渐的,香火也断了,贡品也没了,苏沐秋带着苏沐橙艰难捱了一阵子。

也是在这段日子,苏沐秋遇到了那只黑狐狸。

这一片山脉都是狐妖的地盘,苏沐秋打第一天见到叶修的时候就知道,他不是平凡的狐狸崽,就凭一身油光水滑没有杂色的黑毛,最重要的是眼底的少年傲气。

然后紧接着威风凛凛的富家公子叶修最终结果就是和苏沐秋扭打进了泥坑,大家统统变成泥狐狸。

苏沐秋不知道那只黑狐狸什么毛病,天天喜欢跨过大半个山头过来找他打架。

大概是因为狐生太闲了吧。

当然打出感情又是另一回事了。

缺粮少食的日子因为某狐狸而过的有声有色,只是可惜,在苏沐秋成功化形后,就再也没见过小黑,他在山神庙呆了几天,又在山下找到了间屋子等,直到他离开小镇,也再没有见过他。

“想什么呢?”叶修推他。

“想想某人这几天蹭吃蹭住的钱要怎么算利息。”苏沐秋翻白眼。

苏沐秋想想日子,反问叶修,“今天……不是你爷爷大寿?”

叶修的爷爷就是狐妖一族的族长,按理说今日最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就是他。

叶修耸耸肩,“无聊的宴会,我还不如出来吹吹风多有意思。”

“族长对你做了什么吗?”苏沐秋试图猜测,“让你继承家业?”

“谁说不是呢,他老头子居然企图让我继承他的族长,”叶修一脸愤慨,“谁爱当谁去吧,反正我不想回去。”

苏沐秋还想说什么,叶修掏出一块巧克力,掰了一点直接塞进苏沐秋嘴里。

苏沐秋惊恐地看他一眼,才发现他手里拿着的是一块刚打开包装的崭新巧克力。

“你给的那块我才不舍得分。”叶修笑着说。

苏沐秋嚼着巧克力,滋味一言难尽。

“对了,生日快乐啊。”叶修从来没有忘记过。

苏沐秋还是不说话,不知道可以接什么,又或者这个时候并不适合有声音来打破安静的美好。

哪怕是轻微的呼呼风声都显得十分嘈杂。

“喝酒吗?”叶修突然说话。

苏沐秋差点一口口水呛到自己,扭头就看见叶修变戏法似的摸出一瓶酒,对着嘴就干了一口。

苏沐秋还来不及阻止,等叶修又火速喝了一口,苏沐秋终于抢下了酒瓶。

苏沐秋把酒瓶放在脚边,就看见叶修摇摇晃晃站起来——合着酒量完全不能见人。

叶修倒是没红脸,手劲儿还很大,一把拉起坐在门槛上的苏沐秋,温热的手掌就这么拉着他,转过身,两人面向山神庙,透过模糊的光看见山神抽象的脸。

“山神在上,”叶修说话尚且还利索,“今日我叶修与苏沐秋在此立誓……”

接着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倒下去了——手却紧紧拉着苏沐秋没有松开。

苏沐秋吓得蹲下去一看。

睡着了。

苏沐秋恨不得一脚踹醒他。

终究是没舍得。

对于狐妖来说,睡眠并不重要,但是这一夜,两只倚靠在一起的狐妖却睡的无比酣甜,梦里他们还是初见在泥坑里打架的熊孩子。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来,苏沐秋睫毛动了动,睁开眼就看见站在不远处巧笑倩兮的女孩子。

化形成功的苏沐橙。

真如叶修所说的是个大美人儿。

苏沐秋低头看见靠着自己、睡的死沉死沉的叶修,没忍心叫醒他。

苏沐秋轻轻把他扶着靠在门柱上,脱下外衣盖在他身上,伸手招了招沐橙,两人一同下山离开了。

苏沐秋坐在火车上的时候还有些恍惚,怅然地望着窗外来来去去的行人匆忙。

火车马上就要开动了,火车头拉响了鸣笛,车声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离站台。

就在这时,站台来往的人群里冲出一个身影,脚踩在站台边缘借力一踏,竟然灵活的从火车车窗翻了进来,惹得一个车厢都惊呼起来。

列车长赶紧冲出来,指着他气的发抖,直想把他又撵下去,只可惜火车已经开始动起来,并且越来越快了。

“抱歉我来晚了点。”叶修挥挥两指间夹着的火车票,递给列车长检票。

列车长还是很气,可是火车票确实真实有效,而且人都上车了,完全没办法又把人赶下去。

叶修毫不在意笑笑,回头走向苏沐秋苏沐橙的方向。

“先生您好,请问我可以坐在你旁边吗?”

苏沐秋抬起眼睛觑着他。

叶修一点也不尴尬,自觉坐下,“我离家出走了,什么狗屁族长就留给我那弟弟吧。”

“我无家可归了,”叶修可怜巴巴,“这位先生能收留我一下吗,我很好养的,一天一顿就好,肯定比你家小狐狸吃的少。”

“……准了。”苏沐秋悠悠然说。

旅途还很漫长。





END.

评论(13)
热度(56)

© 苏沐橙 | Powered by LOFTER